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2017年11月·圣彼得堡

来源:未知    作者: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25    

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201711月·圣彼得堡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季米特里斯·库楚巴斯


  亲爱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同志们,代表们


  在伟大的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我们特地来到列宁格勒,参加由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主办的这次会议。


  我们仍然把彼得格勒叫做列宁格勒,这是为了纪念有世界历史意义的重要革命而命名的。这是革命领袖的名字,那场革命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和航向,这是终结资本主义暴行的开始,也是新社会的黎明;这是年轻的工人国家、人们所知的第一次社会主义民主的建立者的名字,尽管事实上,由于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悲剧性错误和弱点,这个进程在1991年被打断了。


  我们坚信地球最终会变成红色的,这是有生命力和创造力的红色。红旗将再次飘扬在列宁格勒和莫斯科,飘扬在整个俄罗斯和原苏联各国,飘扬在欧洲、亚洲、美洲、非洲、大洋洲,飘扬在整个世界。


  在红旗从克里姆林宫降下后的第一天,希腊共产党勇敢地在《激进报》(Rizospastis)上声明说:“同志们,要高举红旗!希望在于人民的斗争!”希腊共产党对此感到十分的光荣。


  亲爱的同志们,


  对阶级斗争自身历史的研究,证实了一个总的根本的结论: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当统治阶级代表着历史上落后的社会经济形态,同时要求掌权的阶级是新的、更高级的社会经济形态的推动力量时,客观上就会发生争夺政权的斗争。


  历史表明了,在阶级社会中,阶级冲突总是暴力的,准确来说是因为政权的特别观念和实质,争夺政权的斗争需要实施暴力。只有通过革命,政权的性质才能发生急剧的改变,在每个历史时期,新兴阶级领导下的人民群众的运动都是如此,而这一新兴阶级又需要由它的政党作为其政治代表来指引。一切资产阶级革命和后来的无产阶级革命都是如此。而在资产阶级革命之前,这些剧烈改变也是通过战争进行的,采用更发达的生产方式的民族-部落,在军事上有优势,从而进行侵略。


  在争取政权的斗争中,在新的社会关系发展并占据主导的过程中,进步不是线性上升的,而是会是有一些曲折、跳跃和倒退。


  亲爱的同志们,


  在完全理解上述内容的同时,我们决不能忘记十月革命最伟大的经验:


  不管是在社会进步的事业中,还是在从旧的生产和社会组织方式向新的共产主义方式的过渡过程中,新的力量、工人阶级都能用它的革命运动来发挥领导作用。


  而这就是十月革命时在俄国发生的事情。在一个非常短的时期内,几个世纪的落后状况和前资本主义的残余被一扫而空。苏维埃俄国以及后来的苏联所取得的成就,是在帝国主义干涉、帝国主义国家的长期威胁和生产破坏的条件下取得的。


  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们相信,如果没有十月革命的胜利,没有社会主义建设的开始,在沙皇帝国无止境扩张的过程中,俄罗斯居民的状况和总的政治水平能像今天这样。对于欧洲、亚洲、美洲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是如此。


  即便后来遭受了灾难性的倒退,苏联的社会主义成就比起资本主义下工人阶级的当前状况来说,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同样地,我们也不能把21世纪、20世纪甚至是19世纪资本主义的水平,和14世纪由意大利城市中心的新兴资本主义关系所带来的东西作比较。


  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表明了社会整体迅速发展的趋势,以及社会繁荣水平的惊人增长。可是,它没能向我们显示它存在到今天的样子,客观上,科学、知识、劳动潜能和生产力将达到更高的水平。总之,资产阶级对苏联历史的指责,掩盖了它向共产主义社会的不成熟水平迈出的历史性第一步。


  这是青年一代应该认识到的,特别是我们这些国家的青年。这样,他们才不会轻易地落入故意歪曲的、有“科学”伪装的陷阱之中。当然,今天为资本主义服务的形形色色的历史研究者们知道,全世界工人运动的高潮有着坚实的基础,也就是苏联几十年成就所带来的影响。


  



  然而,我们共产党人知道,我们有责任不掩盖我们运动的缺陷,要进行公开的批评以便一劳永逸地摆脱它们。因此,我们的会议上不应该有套话、大话和单纯的赞美。我们的会议应该关注这样一种必要表达:有利于正确评估过去、清晰定义今天、从而能够跨向未来的观点。


  正因为如此,来自十月革命的经验是用不完的、没有过时的。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共产党人应该作为基础的东西。在严格定义的历史背景下,这一基础也被其他社会主义革命的经验所丰富。


  作为共产主义的第一个不成熟的阶段,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胜利表明,工人阶级作为唯一真正的革命阶级,对完成其基本任务负有这样的历史责任:


  打倒和粉碎剥削者。资产阶级是他们主要的经济和政治代表;击败他们的抵抗并阻止他们恢复资本枷锁也就是工资奴隶制的企图。


  作为革命先锋队的共产党不仅要吸引和领导工业无产阶级(不管是全部还是绝大多数),而且要吸引和领导所有劳动人民群众、被资本和垄断者剥削的人民群众;在反对剥削者的严酷战斗和阶级冲突中,启发、组织和教育他们。


  同时,要限制中间阶层不可避免的摇摆并使之无害化。中间阶层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摇摆,在资产阶级政权和工人阶级政权之间摇摆。这些中间阶级,包括农业、商业、手工业和服务于其他各领域的小业主,也包括国家公务员。这些阶层存在于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各个行业。


  要在和资本主义的对抗中取得胜利,就需要在领导革命变革的共产党和工人阶级以及全体劳动群众和被剥削人民之间建立一种合适的关系。在反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决定性斗争中,只有共产党能够领导人民。为此,共产党需要做到:其成员都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通过参与革命的阶级斗争而得到锤炼和教育;设法成为工人阶级的、最终是全体被剥削群众的生活中的一部分,并获得工人阶级和人民的信任。


  只有在这样的党的领导下,无产阶级才能释放自己的革命进攻力量,才能消灭被资产阶级收买的工人贵族的反抗,才能消灭堕落的妥协的改良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工联主义者的反抗,才能最终取得胜利。只有工人和其他大众阶层从资本主义的奴役中解放出来,才能在通过革命建立新制度的过程中,最大限度地发展它们的积极性和能动性,正如历史上第一次工人阶级在俄国通过苏维埃组织起来那样。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才能参与政府,这是资产阶级当权时他们被剥夺的权力,尽管那时他们有被鼓励参政的幻觉。工人阶级自上而下地参与国家政权机关,实际上是通过其自身经验来学习如何建立社会主义,如何发展一种新的自觉的社会纪律。它要在历史上第一次消灭人对人的剥削,从而建立自由人的联合体、劳动者的联盟。


  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并不意味着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终结。相反,这将使这场斗争变得如列宁说的那样“更加广泛、尖锐和无情”。根据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到在我们的实践中被证实了的以下看法:在揭露修正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和改良主义者的过程中,任何的不一致,或者在总体上的任何意识形态-政治上的弱点,都会让危险发生的可能显著增长,这种危险指的是资产阶级利用上述力量来进行反革命和推翻工人阶级政权,正如在历史上多次发生的那样。


  为了让我们的事业真真正正地获得胜利,所有共产党必须制定本国的革命策略,而这种尝试必须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相符合。布尔什维克在这个方向上的经验,被所有社会主义革命的经验所丰富,被每个国家的革命运动的经验所丰富,这种经验必须被当作灯塔,来服务于这一进程。事实上,这一经验后来既没有被吸收,也没有流行起来,革命的性质却被基于其他错误标准来确定。对此,我们需要严肃地反思。


  今天,在全面倒退的条件下,国际和各地区层面的力量对比不利于我们,每个共产党都有责任在日常工作的基础上,通过艰苦的思想政治工作和阶级导向的活动,为将要到来的革命高潮加强工人阶级的准备。因为,我们的时代仍然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的时代。1917年的十月革命开辟了推翻资本主义的时代,标志着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为此,我们要适时地重温一下列宁说过的话:“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因此,我们不会后退,我们深信我们必须承担这一使命。


  



  亲爱的同志们,


  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尽管很多国家的先锋队的领导层和整个党组织做出了不可否认的努力,取得了部分的积极进展,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整体上被深深地割裂开,在相当糊涂的情况下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在21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联合必须以确定的、根本的、毋庸置疑的原则为基础:


  我们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共产党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社会主义,在今天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适时和必然。社会主义的适时性和必然性,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并不以每个时刻的力量对比为转移。


  甚至在1917年革命之前,资产阶级就失去了自己的进步作用。它发现自己处于反动的时代、垄断资本主义的时代,也就是帝国主义时代;这是资本主义衰落的最后阶段。正如十月革命的经验所表明的,与资产阶级或者其中任何一部分都不存在合作-联盟的空间,这种合作往往是以保卫资产阶级民主或反对“主张战争的政权”为名。从整体上看,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政权在破坏和削弱工人和人民的权利和成就。他们是在“和平条件”下准备着战争。要加强反资本主义反垄断斗争,加强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需要的是无产阶级和贫农、个体手工业者结成联盟。


  对于“改良还是革命”的问题,我们的答案是“革命”,因为资产阶级政权的机关不能被人道化。上世纪初开始的社会民主主义的路线,到今天已经完全失败。它导致了巨大的危害,使得革命的共产主义运动走向失败,使得工人群众被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同化,让支持社会发展的战斗性进步力量解除了武装。


  科学规律着重强调了,社会主义建设是共产主义社会第一个不成熟的阶段。这是革命先锋队必须认识到和不能违背的,从而才能有意识地、有计划地根除反革命的种子。更具体地说,“市场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对社会主义建设是灾难性的。它被用来为这些行为辩护:对资本主义关系的妥协、对小商品生产的长期支持、长期以贸易形式分配社会产品。这三种情况,无论是单独的还是一起的,都是在削弱中央计划,都是在破坏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性质。因此,我们没有走向共产主义的胜利,而是退回了资本主义,最终在1991年发生了里程碑式的事件。


  这种倒退的形式和模式并不是很重要。在苏联,1956年发生了机会主义的转变,最终在1991年以苏联和苏共解体的形式剧烈地爆发了出来,新的资本主义势力以资产阶级议会民主制的形式掌握了政权。在其他一些的地方,这是逐渐发生的,共产党保持着国家政权,实施着复辟资本主义、巩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明显进程。不管这一进程是否被真诚地看作临时的办法,资本主义最后都必定占据上风,即便是在它还没成为主导的情况下。这将在工人群众和人民中间导致新一轮的困惑和幻灭。在历史上,社会主义建设中出现的问题被错误地解释成中央计划的固有弱点。倒退地去扩大市场被看作解决问题的出路,而不是去扩大和加强共产主义生产关系。


  在21世纪的今天,处于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在国际层面占了上风。社会主义关系,也就是过去社会主义的残余,还存在于部分国家。它们的存在仅仅是为了提醒我们,它们是社会主义建设第一次尝试的告别演出,这次尝试从1917年开始,在20世纪的一系列国家发生过。总之,在新的更高级的社会制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框架下,两种生产关系——资本主义剥削关系和要废除它的社会主义关系,是不可能长期共存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们的世界观和历史经验已经表明,它们的共存只会服务于为反革命的发展。


  在这种复杂形势的框架下,国际帝国主义之间的竞争正在加剧,瓜分世界市场、控制能源及其运输路线、地缘政治控制以及各个国家在地区和世界范围内升级的巨大矛盾都在加剧。新的联盟和集团正在被构建,这将导致轴心和反轴心的建立,无论是地区的、局部的还是全面的帝国主义战争的危险都增加了。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区域性的对峙和战争将会继续,区域大国和帝国主义中心的干涉将会继续,这种干涉的形式包括直接军事干涉,也包括外交和政治的手段以及经济战。


  在这种对抗中,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每个共产党都应走出困惑。必须在每个国家、每个地区和国际层面制定自己的路线:用来推翻帝国主义野蛮的路线,在这种野蛮中产生了经济危机、贫困、失业和战争或把枪顶在人民脑袋上的“和平”。为此,研究历史经验、自觉地拒绝过去几十年的错误立场是至关重要的。这些错误立场使得革命力量在政治上解除了武装,导致了它们的困惑和低效。每个共产党都必须制定一条路线:这条路线要使他们的国家和人民摆脱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战争,保卫每个国家的主权权利;这条路线要能挫败正在进攻的资产阶级;这条路线同时要与本国的资产阶级决裂,以推翻资产阶级为目标(这将给人民带来真正的和平与繁荣),而不是回到先前的状况(以国家利益的名义,为新的危机、军事侵略和战争做准备)。同时,必须详细制定并推广合适的口号,这种口号将促进并逐步深化人民的斗争并积蓄力量,从而在革命形势出现时能够指引工人和人民群众实行起义,推翻资本主义政权,并把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运动并不是像绿洲一样很少出现,而是经常在各国出现。关于怎么办的讨论,正发生在广场上,发生在我们的示威中,发生在城市和乡村,发生在工厂和车间,发生在大学和中学,发生在整个世界。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者装作进退两难的样子,“我们自己怎么能做到呢?这不现实!”


  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人,只有相信十月革命的远景和斗争,相信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使自己处于正确的位置,才能拒绝失败主义和宿命论。


  我们的武器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我们的联合斗争、我们阶级的同志的团结,这对于反抗国家孤立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世界主义是必须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原则,也是伟大的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日的重要信息。如果没有人民支持革命和年轻的苏联的国际主义行动,就不可能取得胜利。


  这是宝贵的结论和教训。


  



  亲爱的同志们,


  和其他共产党一样,希腊共产党是在社会主义十月革命的影响下诞生和发展起来的。2018年,希腊共产党将迎来自己英雄活动的第100周年。它专注于自己的国际主义责任。雅典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开始的城市,希腊共产党已经申请明年在雅典主办我们的国际会议。


  同志们,


  高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旗帜!


  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

责任编辑:网络
首页 | 新闻 | 华人 | 侨务 | 生活 | 时局 | 文化 | 娱乐 | 广告 | 图片

Copyright © 2002-2017 美国侨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移动版